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欢迎您! 微博 | 微信公众号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讲座>

【新闻传播学前沿讲座】尹鸿教授做客暨大,为你解读何为三观皆正好电影!

时间:2017-04-25 09:27来源:未知 点击:

4月22日上午10点,清华大学尹鸿教授在第二文科楼519教室为新闻与传播学院的硕士、博士和青年教师带来了一场题为“当前影视文化‘三观不正’现象的反思”的讲座。

符合人类基本价值取向的电影才能打动人

对人类生命意义的回答、对我们所处世界的认知和对世界的评价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三观(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尹教授认为,在这些问题上的根本对立造成了整个社会价值的紊乱

他概括梳理了当代中国的文化局势,认为主要有所谓的主流文化、批判性文化、亚文化和反文化四大类。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一个社会的主流文化就是在这个社会中占据统治地位的阶级的文化,它是整个社会共享性的价值观,是维持社会稳定、形成凝聚力的力量;革命阶级文化和知识分子文化则是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批判性文化”,作为“牛虻”的知识分子必须对所处的现实进行批判性反思,揭露社会存在的问题,以推动社会朝更好的方向发展。如果没有批判的知识分子,将不会有维新变法,不会有辛亥革命,不会有五四新文化运动,更不会有中国共产党的建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而被统治阶级的亚文化、反动阶级的反文化近年来已经越来越少提及了。

影视对文化塑造的作用

尹鸿教授认为影视在塑造文化的过程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他把影视分为大众影视和艺术影视。大众电影一般是传播主流的“三观”,会讲究弘扬所谓的主旋律,或者市场性很强的商业片。在大众传播时代,影视为了完成教育大众的目的、为了尽可能扩大票房收益只能以满足最大多数的受众群为目标,无法进行细致的分众传播;而到了互联网时代,技术改变了文化产品的分发方式,点对点的传播越来越便利,受众的多样性需求不断得到精准的满足,所以文艺片、作者电影开始大量涌现,一些多样化的非主流的三观还是得以展现。

电影的三个影响层级

尹鸿教授认为,“所有的好电影,一定是打动了你的三观的电影”。他把电影对人的影响分为娱乐、感动和震动三个层级。

他认为娱乐主要给人一个情感宣泄的窗口,但他举例说,《变形金刚》、《速度与激情》系列虽然看起来很痛快很过瘾,但是它们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单纯的感官刺激上,他批评有的中国电影完全为了感官的刺激而罔顾基本的人类价值,比如在儿童的心灵中播散仇恨的种子,长时间展示残忍血腥的打斗场面,展示虐待女性、虐待儿童的场面等等,传递一种错误的三观。

感动指的是引起了人们情感的共鸣和认同。尹教授回忆了一部美国电影中的女主角通过辛勤的努力终于获得工作机会而在上司面前抑制狂喜而在大街上喜极而泣的情节,他评价道,不在强者面前流露出谄媚的姿态,是对人类自我尊严的维护,而这样的谄媚在中国的影视剧中比比皆是,甚至肉麻到了让人不适的地步。他调侃道,在中国的电影中要做一个好人的话,这个好人一定很倒霉,而且基本上不会很富有,有谁会愿意成为这样的好人呢?

震动是对现实的扩展与深化,是在影视作品中发现了自己日用而不知的深层次问题。对此,尹教授向同学们推荐了《浪潮》、《楚门的世界》这两部电影。他说,大家可能都不觉得法西斯运动有再次发生的可能,但是《浪潮》这部电影却告诉我们,我们过于乐观了。《楚门的世界》则几乎可是对当今被媒介所掌控的世界的隐喻和警示。

把脉与诊治当前中国影视文化“三观不正”症

尹鸿教授总结了当前中国影视文化存在的六大“三观不正”症。

假大空

一直以来,我们的教育就是圣人教育,培养冠冕堂皇的圣人道德,教育人们要爱国、爱集体胜过爱自己,教育人们要舍小家为大家,这样的教育培养出来无数虚伪的人,我们通常称之为“满嘴的仁义道德,满肚子的男盗女娼”。尹鸿教授认为,当前影视作品塑造的英模人物都是千篇一律的,都是不讲究吃穿,不顾自己的家小,只关心群众,在这些作品中,公与私是对立的,家和国也是对立的。事实上,正是因为需要保卫家,这个“国”才有存在的必要性,所有的利他行为都以利己行为为起点。对于这种圣人道德,个人根本就找不到成就的路径。

“克己复礼”

儒家的礼制本质上就是一种专制,我们曾经否定崇拜长者批判家族本位,如今它又开始死灰复燃。社会的进化论认为,今天的社会发展一定要超越过去,超越过去则一定要超越老人,尹教授主张社会文化一定要以此时此刻的人为起点

拜金

尹教授不点名批评了一部即将上映的“总裁文”电影,他说,这在我们口诛笔伐的资本主义国家都不敢这么拍。

唯美

尹鸿教授认为,美并不是问题,爱美也很正常,但问题是我们现在的流行文化里,只在意美的躯壳,而根本不在意他的文化和气质,他认为耽美小说“三观不正”,他说“小鲜肉”没有问题,问题在于“唯小鲜肉”。

审丑

尹鸿教授认为审丑是在强大的文化专制下一种颠覆旧有话语的方式,在今天的社会,这是不合适的。

反伦理

尹鸿教授批评现在的影视剧只在乎能不能完成某种宣传,而根本不在乎人的生命,暴力过度,甚至刻意在未成年人心中灌输仇恨,尤其在一些抗日雷剧中,既没有尊重中国人也没有尊重日本人的生命尊严,这是对整个人类生命尊严的冒犯。

针对以上六个“三观不正”症,尹鸿教授有着自己的思考,他认为我们的影视剧一定要以人为本、以个体为基,倡导生命至上和个人自由,倡导平等的社会和纯洁的感情,展现历史的正义和英雄的担当。他还特意为《湄公河行动》、《琅琊榜》、《人民的名义》点赞,认为展示国家维护公民权利的努力和还原历史的真相与正义这些观念是前所未有的。

影视剧主旋律对创作者的要求

尹鸿教授认为中国的主流影视剧必然是以多样化的形式承载着主旋律价值的商品。

这就要求我们的影视剧创作者对中国传统文化进行批判性创造性的转换,将契约文化和家族文化明确分开,继承近代以来的文化改造成果,积极融入到世界文明的大潮之中。

【嘉宾简介】尹鸿,清华大学教授、影视传播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北京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电影家协会理论评论委员会会长,中国网络文艺研究会会长、中国高校影视产业与管理研究会会长、中广联合会电视剧导演委员会和编剧委员会指导委员。先后担任中国电影“金鸡奖”、中国电影“华表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中国电视文艺“星光奖”、中国长春电影节“金鹿奖”、中国播音主持人“金话筒奖”、中国广州国际纪录片节“金红棉奖”等重要奖项评委和多家媒体结构、学术期刊顾问。

文字:尚旭旭

摄影:刘越晗


 

学术讲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