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欢迎您! 微博 | 微信公众号 |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学院新闻>

广州新观察第27期:“‘互联网+春节’:让年俗更具有时代感”学术圆桌会议

时间:2018-03-29 16:36来源:未知 点击:

(第27期“广州新观察”圆桌会议嘉宾)

3月23日上午,由广州市社科联、暨南大学、南方日报社联合主办的第27期广州新观察学术圆桌会议在暨南大学召开,本次学术会议的主题为“‘互联网+春节’:让年俗更具有时代感”。

本次会议上半场由广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广州市社科联党组书记兼主席曾伟玉主持,下半场由广州市社科联副主席谭晓红主持。六位来自政府、高校和业界的嘉宾围绕主题作了演讲。六位嘉宾分别为:越秀区委书记王焕清,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馆文学院院长、广东省政协文史专员徐南铁,中山大学教授、中大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导师宋俊华,暨南大学生活方式研究院联席院长、博士生导师、广州美术学院教授费勇,都市文学与都市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广东财经大学教授江冰,竞合国际营销机构董事长、拙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客座教授田延友。暨南大学党委书记林如鹏教授,越秀区委、越秀区文广新局等单位负责人出席会议。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文学院等30名硕士研究生与会旁听。

王焕清首先发表了题为“广府庙会、西湖花市的发展与演绎”的演讲。他提到,越秀区有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越秀区政府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导下,以春节传统民俗活动为依托,成功打造了广府庙会的新年俗文化品牌,也擦亮了西湖花市百年品牌。越秀区政府在2011年推出广府庙会,着力将广府庙会打造成优秀传统文化展示、交流、融合、创新的平台,目前广府庙会已经成功举办了八届,被纳入“广州过年、花城看花”的系列活动,逐渐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民俗文化活动品牌。西湖花市是广州最具代表性和影响力的迎春花市,越秀区政府通过注重花市品牌塑造与保护、传承岭南历史文化、丰富挖掘花市文化内涵等八个方面进行活动的创新。越秀区广府庙会和迎春花市近年来的创新和实践,为新时代传承发展优秀年俗文化提供了有益的探索和启示。

(王焕清进行主题发言)

徐南铁随后就“节庆:时代文化精神的展示”的主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节日是约定俗成、世代相传的社会活动,节庆的产生本身就是一个文化现象。节庆是认同的标志和联系的纽带,但是时代变化中有些节日的生命力没有很好地转化为大众的快乐,春节更能够体现这一点。政治话语当先的时代,春节的年味是被淡化与尴尬的,意识形态要将自己的影响注入到节日中。过去节日的欢娱成分被严重压抑,但其实欢乐元素是最根本的;只有能够转化为群众的快乐,节日才真正有生命力。转入到经济时代,民俗借助经济发展的时机重新登上社会舞台,但周到的服务令节日和交往越来越简单。这需要我们举行更多的社会活动来吸引年轻人,才能够将年带回到欢乐的气氛中。

(徐南铁进行主题发言)

宋俊华的演讲题目为“春节的意义嬗变与品牌塑造”。他在演讲的开始向大家提出了问题:春节究竟对我们何为最重要,意味着什么?春节的核心思想,从表象来说是追求美好生活,从内在来看体现了中国人“天人合一”的智慧。要让中国文化走出去,是要将中国文化真正的思想、真正的智慧传播出去。春节意义的嬗变,既体现为本体意义的嬗变,也体现为符号意义的嬗变,还体现为本体和符号意义的互变。春节走出去面临着许多方面的问题,但春节的变是创造性转变与创新性发展,不变是持有中华文化立场。春节的对外传播,就是要讲好故事、凝练普遍性、提炼统一性并且创新宣传方式,用中华文化的立场、中华春节的特质、独有的形象符号往外宣传。

(宋俊华进行主题发言)

费勇从符号和意义的角度阐释了他对作为生活方式的过年的理解。他认为过年是最具有中国人集体记忆的,最能够集中体现我们衣食住行、价值观、家庭观、人际关系、对国家的理念等。从符号学的角度来说,最能够代表中国的符号就是过年,一方面它象征中国传统的生活方式、有一套自身的意义系统,另一方面这个意义系统也在不断变化。过年这个符号的转换,意味着现代和传统的冲突与调和。就文化产业的角度而言,过年是特别值得关注的文化符号,特别能够落地且被赋予文化标签,对中国人来说是最终极的生活体验,是创意产业包括政府的文化宣传取之不竭的资源,所以是我们现在弘扬传统文化一个最佳的途径。

(费勇进行主题发言)

江冰从“移民城市:复杂乡愁与文化冲击”这个方面提出了自己的观察和思考。他非常赞同对外宣传需要有符号的说法,但也认为中华文化的特点就是有多元的形象、有多元的定位。广州阶层的构成相对不明显,过年在每一个人身上最多的表现就是乡愁,而且这种乡愁的状态非常复杂,对于不同群体而言是不同的。乡愁还有拼盘、拼图,这种拼图是空间叠加的,是不同文化人群文化群落的呈现,他们之间也构成了一种文化冲突。而城市阻隔构成不同文化空间,尽管广州是一座具有平民气质的城市,实际上有城市就有地域歧视。社会焦虑也伴随着乡愁,大城市的都市生活紧张和生存压力会进一步触发了乡愁。以上方面是如何去研究大城市都市文化的新课题,而这些新课题又跟春节的年俗关系密切。

(江冰进行主题发言)

作为业界代表的田延友则以“广州年的国际范儿”为主题向大家汇报了他的观点。他指出当过多强调广府文化深厚沉淀和丰沛内容时,其实忽略了它的链接能力。他希望用新媒体的方式,结合互联网的平台和工具,能够尽量实现国际化的内容打造和形象传播。他用“悦传统越中国”来表达自己的期望,关键点是如何能够在传统的年、春节的氛围和平台上找到快乐,同时又能够链接世界、超越中国原有的模式。春节的核心驱动因素其实就是团聚,用什么方式吸引亲人来到广州,是影响所有人是否留在广州过年的重要问题。他觉得应该更多地使用反传统的、线上的、年轻人最喜欢的方式,做一个国际化的活动,将现有的平台、现有的春节相关文化产业和文化项目作相应的链接和延展。

(田延友进行主题发言)

曾伟玉对会议内容作了总结,她表示过年就是最中国的符号,国际社会对中国最有认同度的就是春节。不管时代怎么变、意义怎么变,春节、过年这样的习俗和文化现象都不会变,它最大的意义实际上就是团聚、回归。中国年、广州年的关键不是如何聚集更多的人,是怎么让年更有意思、更有意义。最后,谭晓红表示希望这次会议的探讨能够为新时代传承发展优秀年俗文化提供有益的探索,也为广府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型发展提供启迪。


(文/骆语诗 图/刘珊)


学院新闻
推荐阅读